當前位置
首頁  > 廣播電視  > 廣電圈  > 正文

汪俊又哭又笑拍完《小歡喜》

發布時間:2019-08-17 23:05 | 來源:北京青年報

字體大小:  

現實題材劇《小歡喜》自東方衛視開播以來,收視成績持續走高,位居衛視同時段收視榜首。隨著劇情的發展,豆瓣評分更從8.0升到8.1,是今年以來衛視劇最高評分。

導演汪俊日前接受采訪,回應這部話題劇的諸多幕后深意,并透露因為演員演得好,拍攝《小歡喜》比拍《小別離》時更盡興。

《小歡喜》通過三個高考家庭的故事,探討了當下家庭在子女教育、家庭關系上的問題。“真實”是觀眾對于《小歡喜》最多的評價,也是它最打動人的地方。劇中強勢媽媽童文潔對孩子的又打又愛,單親媽媽宋倩對孩子強控制欲的愛,季區長對孩子小心翼翼的愛,都讓觀眾看到了自己或者身邊的人。

汪俊導演透露,《小歡喜》很多素材都是黃磊自己的親身經歷,“在細節上、橋段上是別的戲沒有的,這點很重要。一部劇不怕大題材雷同,而在于故事、人物、細節的不一樣,《小歡喜》里展現的都是來源于身邊的事兒”。

《小別離》中,觀眾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黃磊和海清主演的方圓一家。而《小歡喜》里,陶虹、沙溢,詠梅、王硯輝的實力派組合,讓三個家庭各有各的精彩。多年不接電視劇的陶虹、詠梅,齊齊出現在《小歡喜》,著實給了觀眾一個驚喜。汪俊導演透露,這次請她們來非常順利,“她們非常樂意接這樣的題材,劇本賦予的人物,她們也非常有興趣。所以我們一拍即合。”

而《烈日灼心》里演殺人兇手、《我不是藥神》里是假藥販子,塑造反派角色深入人心的王硯輝,這一次成了體貼妻子、操心兒子的干部老爸。之所以覺得王硯輝能演好這個區長老爸,汪俊導演說,“我們覺得他在基層歷練得非常好了。這個角色既是領導,又是一個慈父,又是一個嚴父,覺得他完全有功力演好這個角色。現在看到的這個形象非常可愛,雖然是領導,但是一點兒都不會覺得他裝,或者討厭,他把一個領導在家里的那一面展示得非常好。”

拍攝《小歡喜》時,汪俊導演經常在監視器前又哭又笑。他笑稱,“這次拍戲多了一個感受,就是可能老了吧,會更容易被打動,好多場戲都是流著淚拍完的。”比如觀眾覺得特別戳心的英子和媽媽吵架那場戲,他就是一邊拍一邊哭。“后面還有很多,確實是演員非常好,我覺得演員必須首先打動我,才能打動觀眾吧。”

對話汪俊

“幾位主演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北青報:為什么選擇了中產家庭、高官家庭、單親家庭這三種家庭作為高考家庭的代表典型呢?

汪俊:因為這三個家庭比較典型,或者說比較有代表性,或者說表達的東西是我們要表達的。官員家庭相當于長期因為父母的愛缺位,孩子像留守兒童一樣,心靈肯定會受很大的影響。單親家庭,單親母親對孩子的愛比正常家庭還要熾烈,所以選擇這幾種家庭更利于表達這個戲的主題。

北青報:這三組家庭都各有特點,但是也有網友認為這三組家庭都是家庭條件很好的,當時是如何設定這三組家庭的?

汪俊:其實我們還是要打造現實主義的中產喜劇,如果想表現更底層的,那可能是另外的戲,也可能將來會做這樣的題材,但是這個戲選擇的就是相對中產一些家庭來表現的。我看網上,說連這些孩子都這么努力,你們就沒有理由不努力了。

北青報:導演現場有聽到這幾個主演私下探討怎么教育孩子嗎?

汪俊:他們經常在私底下聊自己的孩子,海清啊、陶虹啊,包括喬衛東就是沙溢、黃磊他們聊得最多。我看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

北青報:《小歡喜》聚焦高考家庭的焦慮最終是為了什么?想要解決什么問題?

汪俊:其實拍這個戲,不是為了要解決什么問題,或者說提出一個什么觀念,我們只是把現實呈現給觀眾,讓大家自己去悟,去討論。我們不想給觀眾一個現成的答案,只是想給大家一個抓手,讓大家由此深入進去,去探討中國式的親子關系與代際關系。

北青報:方圓夫婦的教育觀讓很多70后父母感同身受,您覺得70后父母與60后父母、80后父母相比,有哪些突出特點?

汪俊:我覺得60、70、80后的父母,有一個共同的點,就是望子成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好。反正我覺得獨生子女可能是形成家長對孩子期望過高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你如果說家里,比方說宋倩,如果不只英子一個孩子,她有六個孩子,她可能不是這樣表現,就是因為家里只有一個孩子,所以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所以形成壓迫感。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張若晨
0

相關文字新聞

相關視頻新聞